淡定地懒散

不务正业,混吃等死

瞎逼写的段子【藏苍藏】

#百合##瞎逼写##藏苍藏#

叶锦谚的生辰在仲夏时候,离盛夏光景只欠临门一脚,也就差着这几天功夫,她人是暖的,既不似初夏还残余些许清冷,又不似酷暑没有过于炙热的情绪。

若是尚在江南,早春杏花雨后接着又是黄梅时节,一日到头尽是细雨绵绵,衣料总也带着潮湿的水汽。全赖当时北上过了太原,刀割的风将她和燕回从水乡带来的氤氲统统刮散在了雁门关外。如今挺过了严寒,时间打马到了五月间,气候依旧干燥,叶锦谚仍是没嗅到夏日的气息。

这天是叶锦谚的生辰,燕回约了她喝酒,顾凌云是知道的,可她没想到这俩江南养出想应比她温软的姑娘也能喝得这样醉,塞北的酒也更热烈得多,扎进喉咙烧成一片,也不知她们是怎么喝干了这一地的...

月下“独”酌【藏苍藏】

“坐下喝杯酒?”
“好。”
用不着问叶锦谚也知道来人是谁,步子都透着冷硬,待她于“席”间坐好,叶锦谚便将斟满了酒的白瓷杯盏推至面前。说是席也不过二三小菜一碟花生,下酒的是一池盈盈月色和这共饮之人。那人正巧坐在竹下,丛丛竹影将她从夜色中隐去,只余身上淡淡酒香,想来是在营中已饮过几杯。
“他们却舍得放过你?”
“燕回说你在等我。”
“你便来了?”
“嗯。”
顾凌云轻声应着她,执起杯子饮下酒水,叶锦谚从江南特意带来的,较与营中浑酒清冽许多,带着一股子花香气。叶锦谚心不在此,只瞧她伸出来的手臂白生生,常年裹在玄甲之内比脸上少说白了五分,上边横着一道疤,还泛着肉粉色,她知道凌云身上也不少,莫说顾凌云,便是她...

“你要跟我走吗?”

#搞事#单方面娶叶英

真心话大冒险【伞修】

每次放假后的聚会都是各家选手在一起最和谐的时候,当然这也是相对而言,总有在各个方面战得不可开交的。

租用的别墅不大,不过装着这些游戏宅们是绰绰有余,在晚饭过后进入了对战阶段,妹子们拿着话筒一脸兴味的凑在屏幕前点歌,后面是围坐在一起打牌的男人们。接近午夜,歌也是不能再唱了,除了张新杰早早就找了地方睡觉,其余的几乎都还瞪着眼睛毫无困意,不知道是谁从哪里翻出一副真心话大冒险的牌来,也不知道是怎么起的哄就统统过来玩起了游戏。

“哈哈,中招了吧!”

“哎哟卧槽,叶修你别嘚瑟,下一个就到你了到时候看我怎么整你绝对没有人会反对我那些有创意的点子……”

“好了,少天抽牌还是指定?”

“我……”

“...

贾尼段子

#1

Jar,what do you think about"love"?

Sir,as a noun it means "a strong positive emotion of regard and affection",as a verb it means "have a great affection or liking for".

Wow,you made a mistake buddy.

Should I update my database ?

No,my dear,you only need to know...

喻叶段子

#1

喻文州并没有拒绝几人的要求,他笑了笑接过身边递来的吉他,琴箱边缘有几道细小的划痕似乎已经用了不短的时间,他拨弄着琴弦侧头稍调了调音,随意扫了几下后用手掌将振动着的琴弦稳了下来。酒吧高脚凳就着麦克高度正好,指尖变换着和弦淌出轻缓的音乐。

“I've seen the world,done it all,had my cake now

Diamonds,brilliant,and Bel-Air now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

will you still...

比肩【丐毒BG

五毒认识丐帮的时候,丐帮还是个小丐帮,他用不好轻功,总是“啪”的摔在五毒面前,彼时五毒还不曾杀人只会救人,一时好心便将他救了下来。丐帮却是天赋过人,不过几时已将功夫用得熟练,五毒站在下面仰头看着一窜就不见了的丐帮,不知该作何想法,蓦地她腰间一紧,一只手臂亘在腰间,底下是万丈青山,触手仿佛便能触及青空,高处真好,她想。

“喂,小叫花,要不要上来坐坐。”五毒此后遇着大树高山总是禁不住要爬上去看看,她的轻功用得很吃力,时常停下来歇脚,几经波折才上得去顶边,可她还是记着那日所见之景,哪怕只是粗劣的仿照也想窥得半分那人的天空。

丐帮在下头如五毒往日般仰头看她,带着银环的脚在枝头一晃一晃,他没有回答跑...

藏毒段子【叶苍/林陌语系列

不知为何,林陌语回了庄子后便有些心不在焉,平日里喋喋不休的小蝴蝶今个却闷闷不乐的,叶苍也是觉得奇了怪了,若说上街这闲不住的家伙是最开心,谁料想放他自个儿出去了一趟反倒是不知惹了什么烦心事回来。

过了饭食叶苍见那紫色影子一晃就不见了,循着直觉绕到了茶园后头,只见那苗子盘腿坐在积雪上大晚上也不晓得冷。他不动声色的落到了不远树顶,想偷着看看苗人到底在愁些什么,不料就听得林陌语口中念念有词,细下了一听禁不住笑出了声,立马给苗子发现了。

“叶苍!你爷爷的龟儿子快给老子滚出来!”

“火气怎的这么大?”

“哼,你城里看不上我这苗疆种田郎,老子就是说不好官话,你揍我啊?!”

叶苍好笑的接下苗人的拳头...

All of me【DB】

Brian O'Conner/Dominic Toretto

“hey.”

“hey,here you are.”昔日的FBI警探早就融入并爱上了和犯罪分子为伍的日子,成为了家庭的一员,“我还以为你会在那个狂飙派对里待到天明。”

“Don’t be ridiculous,O’Conner.跟那些毛头小子似的疯玩到天亮?如果是20岁的话,也许我会考虑。”Dominic Toretoo,昔日让人最头疼的犯罪者之一,也渐渐将重心朝着稳定些的日子挪了挪,毕竟瞬息生死的日子,对于妹妹一家来说并不是长久之计,当然他无法拒绝找上门来的麻烦,ride or die,never changed.

“Mia...

© 淡定地懒散 | Powered by LOFTER